蔡诗萍》油桐花啊 我继续跑你继《ji》续开着花 hua[落着雪

蔡诗萍》油桐花啊,我继续跑你继续开着花落着雪。(图/爱传媒提供)

【爱传媒蔡诗萍专栏】跑步,尤其户外跑,惊喜往往来得更惊喜。四五月天,季节递换,气候很不稳定。有时冷的像冬天还在缠绵,有时,则仿佛夏天急着要来。跑在户外,这感受特深。

清晨出门跑步,毕竟不是冬天了,我不会再穿长袖跑衫,短衫外罩一件薄薄的运动风衣,热了脱下来系在腰间。户外练跑,风凉脾透开,格外清醒。住家附近的浅山,生态丰富,路上随便相遇,都是抢著在清晨露脸的生物。

有些我慢慢认得,有些老是记不住,但凭声音我也能知道哪些鸟,跟另外哪些鸟,是很不一样的。在山腰转折处,有几株油桐树,年年四五月间,就要与它们相遇。

大戟科,太专业了,油桐花,浪漫多了。小时候,我在外公外婆的家附近,看过很多。年岁稍长,才知道那是客家族群的集体记忆,是昔日「开山打林」,在贫瘠的丘陵地带,适合种植的经济作物。

有些客家聚落,像苗栗台三线沿线一带,有时是成片成片的油桐树,油桐花季一到,简直美到不行。站在油桐树下,望着油桐花落,是有点日本樱花树下的幻觉,不过花色换成白花花的一片片罢了。

这一天清晨,我沿日常的跑步路线,听着喘息声规律的在山径上敲打心肺,在转处处,一抬头,哇,下雪了!真像下雪!我跑到树下,抬头,油桐树长在山坡上,树根应该扎得很深很广,才撑得住从斜坡一路往上攀爬的树干吧!

油桐树可以长到八九公尺以上,如果几棵连串,远远望去白茫茫,煞是好看。花落时节,风若吹拂,雪便一落落洒下。无风时,油桐花一朵,一朵,随机落下,我更喜欢,似乎那是一种生活禅,不由言说,只得心领。

你站在那,抬头,一朵白花,旋转般的,无声的,飘下,落在地上成片的白花里,当车辗过,一切复归于土,宛若人生,宛若自然。

这一天,我跑了十公里。

去经过这几棵油桐树,回也经过这几颗油桐树,树在那,不知过了多少年,它已不是当初种植它的主人所期待的经济作物了,然而它兀自挺立,恃才傲物般的活着,每年四五月间,像雪一般的落着,等我跑过去,跑回来。

有一天我不能跑的时候,我还会想念它,像雪一样无声的落着,见证我在中年以后,落脚于木栅山腰处,当了父亲然后老去,老去的回眸里浮现了儿时于客家聚落见过的许多美好。

油桐花啊油桐花,我们一起慢慢老去吧!我继续跑,你继续开着花落着雪。

作者为知名作家

照片来源:作者提供。

●经授权刊载,原文分享于作者脸书。

●专栏文章,不代表i-Media 爱传媒立场。

黄瑄戏里遭余秉谚背叛 曝差点放生风流老公 台中漫步东势林场 日追桐花夜赏流萤

  • 评论列表: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