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邢台热点 > 文章内容

usdt交易所(www.caibao.it):周成刚:对未来的国际教育依旧充满期待

日期:2021-01-13 浏览:

原题目:周成刚:对未来的国际教育依旧充满期待

他欣喜地看到,越来越多接受国际化教育的学生回到中国,站在多元的文化靠山、以全球化的眼光审阅中国的生长,为国家孝敬自己的气力。

想获得优质的国际化教育只有出国留学一条路吗?若是把这个问题抛给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CEO周成刚,他的回覆是“纷歧定”。

作为国际教育的坚定倡导者,周成刚没有一味地呼吁留学。在他看来,同国际接轨不等于出国留学,更要害的照样在于自我的改变与调整,明日间下的规则,尊重生长的纪律。

他给孩子们的建议是,眼界再坦荡一点,阅读再多一点,对天下的关注再多一点,刷题少一点,“实用主义少一点,理想主义多一点,中国学生在天下舞台上可以显示得更卓越。”

使馆关闭、签证停办、雅思索试作废、外洋疫情伸张……2020年对于大部门留学生而言,都是充满艰辛的一年。全球疫情也打乱了许多中国家庭的留学设计,要不要出国留学、去那里留学是准留学生及其家长面临的艰难选择。

2020年10月,全球高等教育剖析机构QS (Quacquarelli Symonds) 宣布了《新冠疫情若何影响全球留学生》讲述,对全球3万多名留学生开展调研,剖析疫情对于留学生心态与选择的影响。

凭据该讲述宣布的调研效果,57%的留学生示意,他们的留学设计受到了疫情影响,但在中国留学生中,决议放弃留学的仅占4%。这与周成刚的预判一致,“在全球化的靠山之下,人人对未来的国际教育照样充满期待的。一部门人改变了留学设计,但大多数人还在张望,不会彻底放弃留学这条路。”

周成刚观察到,在疫情、国际形势的双重不确定下,中国学生对留学目的国的选择发生了转变,一个显著的显示是“海申”的学生比例增添。由于经济、科技、教育的蓬勃,美国一直是传统意义上的留学首选国,但特朗普政府时期不确定的留学政策,使得中国学生和家长也在犹豫。英国在这个申请季迎来了岑岭,但英国本土最近的疫情状态,为留学的选择增添不确定性。于是,有些学生爽性美、加、英、澳、北欧小国的学校都一并申请,“到时候,哪个国家疫情控制得好就去哪儿,也给自己多一份选择。”

2020年,新冠疫情阻碍了一部门留学生出国学习,不少学生选择了“推迟入学”或者以上网课的形式在海内留学。

在周成刚眼里,不能亲自到留学国家上课、体验,对留学生而言是一种遗憾。“留学不仅仅是上几门课、读几本书,真正的留学,或者说国际教育,是要去生涯、去体验、去触摸、去感知、去融会,只有全身心地浸泡其中,才可以真正内化为自身的一部门。”

但周成刚也强调,不能因此全盘否定“在线留学”。周成刚看到,这一形式也给许多在职人士带来了更多可能。“现在,有些人日间上班、晚上行使时差上网课留学,这部门人既没有放弃事情,又能同时读外洋高校的研究生。此外,另有部门学生日间到公司实习,晚上在线上课。”

周成刚以为,疫情对留学的影响一定是短暂的,“虽然历程中会碰着一些崎岖,但总体而言,全球化的趋势无法阻挡。留学生们未来还会走出国门,到天下各国交流,学习和借鉴先进经验。天下的生长,就是在国与国的互动中完成的。”

,

Allbet Gmaing

欢迎进入欧博Allbet官网(Allbet Game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,

若是没有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,周成刚或许已在2020年完成了一场探寻艺术名校之旅,如他之前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设计的那样,“把最好的艺术院校,把西方更多艺术内容、美好事物先容给中国家长和学生。”

在此前的7年中,作为总策划人,周成刚率领团队走访了20多个国家的200多所天下名校,做了500余次访谈。

芬兰教育的“精”、日本教育的“稳”、韩国教育的“潮”、新加坡教育的“变”、菲律宾留学的英语环境和低廉价钱……数十万里之行中,周成刚带着对国际教育的思索,用脚步和镜头丈量天下。

他还记得,南加州大学的学生拿了137块奥运会金牌;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专门开设了“诺贝尔奖得主停车场”;芬兰的中小学没有牢固的班级和年级,学生自由选择课程模块;菲律宾的大学课堂上学生们流利地说着英文。无论是传统留学目的国照样小众国家,周成刚都以为有值得借鉴、学习的地方。

25年前,周成刚作为留学生踏出国门,到澳大利亚接受教育。他坦言,处在国际化的环境中,会情不自禁地把自己放到全球化更广漠的天下中去思索、去探索,“头脑、境界、事业、款式,包罗天下观,都在不经意间发生着转变。”

周成刚羡慕现在的青年,由于优质的国际化教育纷歧定要花大价钱出国才气感受到。事实上,中国有不少公办学校开放了模拟联合国等各种国际交流项目,为学生提供了接受国际教育的好机会。更主要的是,近些年,互联网正在把天下变得越来越“近”,大量着名大学把课程放到网上,免费提供给民众,只需要一根网线、一台电脑,国际化教育便触手可得。“学生需要的是,心里有一个驱动力,同国际接轨、与时代共振。”

他欣喜地看到,中国的学生足够用功、足够起劲、足够伶俐。同时,越来越多接受国际化教育的学生回到中国,站在多元的文化靠山、以全球化的眼光审阅中国的生长,为国家孝敬自己的气力。“这些人领会中国的文化、掌握中国的语言,明了这个国家的运作的制度,再去学习西方的知识,明了对方的制度系统,这就是知己知彼的‘跨界’人才。”周成刚以为,这种跨界的人才在未来的国际舞台上,将会绽放荣耀。

从2000年告退回国加入新东方至今,周成刚已经在教育行业浸淫了20年。在对国际教育的思索越来越深入的同时,他也把这些理念融入到家庭教育之中。

和多数家长一样,初为人父时,周成刚也曾被焦虑裹挟。“现在我已经能够想明了这个问题了。有的孩子就是学霸型的,有的孩子就是充满无限活力的,有的孩子是走高情商门路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长门路。”

周成刚笑称,他的孩子是“慢热型”,需要家长支出更多时间、精神陪同他发展。在一起陪同中,孩子的态度、想法也在无形中改变着家长。“有时我也会像传统中国家长那样希望孩子到处争第一,但孩子会跟我们说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项,我的体育很好啊,我有自己的爱好啊,我不争不抢、心态很平衡……每当这时,我都以为,孩子确实有自己的优异之处,有适合他自己的生长门路。”

有人以为,这种教育太过“佛系”,但这其实是周成刚的大智慧。“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去实现自己的目的和理想,然则我们心中永远要有一个梦想,起劲去靠近它。历程中履历的风风雨雨、看到的差别景物,就是我们的人生之路。”

周成刚说,在教育孩子的历程中,他会坚持两个“底线”,一是要“保持学习、一辈子念书”,二是要“做一个善良的人、有用的人、开心的人、幸福的人”。